听闻‘武婕妤拆了萧淑妃后殿’,文成公主也不免愕然。

不过她听姜沃讲过许多媚娘事,虽还未亲见,心中已觉得亲切。因此不免转头去看皇后,想着皇后若是动怒好劝解一一。

只是王皇后把文成公主的注目,当成了对她那句‘武婕妤人不错,脾性很好’的疑惑。

于是现场修改了一版,对文成公主道:“武婕妤人还是不错的。”

姜沃差点没忍住笑出来,可见皇后实不喜淑妃。

皇后坐不住,立即起身道:“后宫竟有此事!本宫这就去淑妃宫里断个是非对错。”

简直是恨不得肋下生双翼飞过去。

倒是隶芙拉了拉皇后的袖子:“娘娘,正好公主和太史令也在,便一起去吧,也好分个是非清白。”

皇后无所谓匆匆点头,一马当先往淑景殿赶去。

倒是姜沃一听隶芙这话,便知皇后必是之前吃过淑妃的亏,所以隶芙这回就还要拉上文成公主和自己一起,想着将来为皇后做个见证。

*

果然,姜沃也没猜错——

那还是媚娘入宫前的事儿:淑妃拿了宫正司‘处置宫女不当’的例给皇后,很有些嘲讽她管不好宫人的意思。皇后恼了,即刻彻查责宫正司,甚至要换掉陶枳,以至于闹到了御前。

后查明,是两个小宫女误了当值的事儿,宫正司也确实是徇了些人情罚轻了,但此事太小,根本没到陶枳跟前过目。

见皇后骤然要换五品宫正,整的掖庭上下不安,倒是淑妃此时站出来求情,又买得掖庭六局管事宫女为淑妃说话,皇帝就把掖庭交给了淑妃管。

以上,都是隶芙一路走,一路与姜沃抱怨的——她知道这位太史令出身便是宫正司,今日有这样的机会,便连忙帮皇后娘娘剖白一一,当日并非皇后娘娘故意为难陶宫正。

姜沃算了算时间门。

诶?那正好是皇后误会‘皇帝与崔朝事’前不久,说不定正是因为皇后娘娘失了管掖庭的权柄,心思太闲才突发奇思妙想呢。

这样说,陛下您这也是中了自己的回旋镖啊。

想过皇帝,姜沃又不由思索:淑妃到底是做了什么,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#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到的#内容#中#间#可#能#有缺失,退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读#全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,或者来:q#u#e#x#s.c#o#m

章节目录

[大唐]武皇第一女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缺小说只为原作者顾四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四木并收藏[大唐]武皇第一女官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