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拉着苏念惜的手坐在凉榻上,轻声道:“我此生本只想与七郎能偕老,根本不在乎这些,可我爹娘却不愿被宋家牵累,拿了退婚书后,便立时为我寻夫家。”

她说到这里,脸上露出一阵悲凉,手指被苏念惜轻轻地揉搓了几下,低头看了眼,又笑了笑。

继续道:“若是被家中这般随意地嫁了人,对我来说,当真生不如死。于是我便想救下七郎,与他一起私逃去关外。可惜,却被信任托付之人背叛,叫我爹娘发现。他们当时本是打算在七郎……接客后便将我剃发或者送去远远的别处,可惜,天算不如人算,我被他们打了一顿后囚禁在后院养伤时,被听到消息摸进院里的郑成给侮辱了。”

“!!!”

苏念惜猛地抬头!

碧桃一把捂住嘴!

夏莲满脸煞气,张口便骂:“趁人之危的畜生!”

然而,如此不堪往事,杨蓉提及却平静得仿佛在说旁人的故事。

她甚至还安慰地拍了拍苏念惜发颤的手背,道:“你大约不记得了,郑成就是当年跟七郎斗诗斗输后,羞恼跳河的那个人。”

前世今生记忆于脑海中模糊翻覆,苏念惜终于想起扬州的那场让琪哥哥声名远扬的斗诗大会。

眉尖一拧,“那人是郑成?他自己输不起,最后也是琪哥哥救了他啊!他怎地做出这等……无耻之事!”

“可不是无耻么。”杨蓉讥笑一声,垂眸道,“对无耻之徒来说,他却只觉得自己能做出这样的事是他的本事。他夺了我的身子,便自觉比七郎厉害。仗着我爹当时被宋家牵连如履薄冰不敢声张,便逼着我爹答应将我嫁给他。”

“好生下作!”一向憨厚的碧桃忍不住骂。

而苏念惜终于明白之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为何了。

郑成若是不喜欢蓉姐姐,又或者蓉姐姐当真是婚前失贞,他一直休书将人送回娘家便罢了。

要知道,无论哪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心里装着别的男子吧?

他分明是存着报复琪哥哥的心思强占了蓉姐姐,又怎会轻易放过这个能随时发泄他变态扭曲欲望的‘工具’?

更何况,只要抓住蓉姐姐,便能叫琪哥哥心甘情愿雌伏男人身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#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到的#内容#中#间#可#能#有缺失,退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读#全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,或者来:q#u#e#x#s.c#o#m

章节目录

姝色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缺小说只为原作者蜡笔小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蜡笔小仙并收藏姝色娇宠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