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子轻被那一枪射中,他运气好没生命危险,但他得有,他人为地加重了伤势。

国外一私人医院

商晋拓倚在手术室外的长廊墙边,商少陵面朝着手术室的门,背脊弓出一个颓废濒临崩溃的弧度,他早就跟在哥嫂后面来了这边,一直隐藏行踪装作还在国内。

商少陵嗓音沙哑,眼神空洞:“他死了,我给他赔命。”

商晋拓沉默半晌:“那我的太太,谁陪我?”

商少陵处在早已分崩离析的亲情漩涡,他恶语相向:“你可以再娶一个,你们结婚才三个月,不是三年,更不是三十年,能有多少感情积累,他或许带给你前所未有的体验和新鲜,但那两种东西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淡变模糊,然后忘记,被新的人和新的记忆覆盖。”

商晋拓没怒不可遏地中途打断,直到商少陵说完,他才开口。

“我不在乎亲情血缘,也不在敲定妻子人选时考虑你的感受,这两点你是没想错,但你想没想过,我为什么不把你当回事,却又由着你做些小动作?”

商少陵不作答。

商晋拓指手术室:“要不是里面的人,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跟我说话?”

商少陵垂着通红的眼睑,面如死灰。

商晋拓拿枪指着商少陵,他看弟弟赴死一般等待判决。

然而最终判决权不在他手上。

商晋拓持枪重击了一下商少陵的额角,叫他去手术室外跪着。

商少陵没了先前剐他哥心的血性,他拖着漂浮的脚步朝手术室的门口走近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。

商晋拓的眉间涌出极深的疲惫,他扔掉手枪,十指插进不再梳理整洁的额发里,指甲几乎暴力地刮蹭着头皮,将发丝捋到脑后,露出来的轮廓笼罩着山雨欲来的可怕气息。

.

手术室的红灯一直亮着。

沈不渝满身惊惶地出现在医院,商家人没阻拦,他就这么闯进来,一路奔到手术室前,恐慌不安地粗喘了会,一把揪住跪在地上的商少陵衣襟。

“是你雇人开的枪吧,你他妈雇的什么人,眼睛长在屁股上吗,目标都能认错?”

“错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#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到的#内容#中#间#可#能#有缺失,退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读#全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,或者来:q#u#e#x#s.c#o#m

章节目录

任务又失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缺小说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任务又失败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