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秘书没能完成上司临时交代的工作。

“陈先生不肯。”

郑秘书的职业生涯遭了一重击,他伤了精气神:“属下尽力了。”

商晋拓低头处理公务:“跟徐呈走了?”

“那没有。”

商晋拓偏头痛发作,言语闲淡:“另一个?”

“也没,他回的公寓。”

郑秘书见上司没其他要问的,就自觉离开了办公室。

商晋拓把钢笔的笔帽盖上,拎着转几圈,他指间一松,钢笔就落在文件上了。

不多时,令人发毛的咀嚼声响起。

商晋拓接连吃了两根香烟,嚼烂后被他烧成灰瘫在烟灰缸里,没人知道他有这嗜好,哪怕是亲弟弟。

大家都只当他会在压力较大时抽几口烟,比较节制。

商晋拓将烟灰缸里的烟灰倒进垃圾篓,他的太阳穴发胀作痛,没办法投入到工作中,犹如某种瘾症发作,根据他这些天的感受来看,大抵是渴奶症。

动物世界的哺乳动物喝奶已经不能让他缓解,他开始考虑是否要买个安抚奶嘴,或者是仿||真|用品。

疯了。

那念头窜出不到十秒,他就已经在网站上匿名下单,还有心情挑选颜色,款式和材质。

要够|软,够|弹,够|嫩。

明明不会有|汁||水,却能吃出清甜的奶||香。

商董的神色看不出一丝庸俗变态的意味,这时要是有人在场,会以为他在看什么严谨的项目方案。

国外那头的总部和董事长开视频会议时,看见他叼着一袋奶喝,都愣了愣,然后若无其事地翻开自己面前的文件。

.

雪不大不小,悠悠地下着。

谢伽月在小洋楼门口看到了父母,他翘起来的唇角顺脚就掉了回去。

谢老先生给太太打伞,谢太太手上拎着儿子以前喜欢吃的水果,他们被他无视,无措地腾出位置看他开门。

最近谢家的旧部向他们反应,儿子找过他们,为的是弄到一些药剂,从医院掳走了个人,至于是谁不用说,他还住进了小洋楼,这个曾经让他癫狂失心疯,害他断了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#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到的#内容#中#间#可#能#有缺失,退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读#全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,或者来:q#u#e#x#s.c#o#m

章节目录

任务又失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缺小说只为原作者西西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西特并收藏任务又失败了最新章节